A trusted source of Asia-Pacific commercial aviation news and analysis


OCTOBER 2019

评论

亚太航空公司应对行业波动的“老手”

next article »

« previous article


 

October 1st 2019

Print Friendly

随着2019年的一年将尽,亚太地区的航空公司仍然面对一些在区内特有的挑战。 Read More » 其中最重要的是如何抵消中美贸易战对航空公司盈利的影响。

可幸的是,预期这全球两大经济巨头将在未来数周解决部分贸易冲突。但与此同时,目前的僵局为多家亚太航空公司主要收益来源的空运业务造成经济上的重创。此外,日韩之间的另一宗政治纠纷,亦使运营北亚航线的航空公司乘客数量大减。

另一方面,对亚太区内多家航空公司运营也至关重要的,就是MAX 737机队重投服务。

在本月的封面故事中,亚太航空公司协会总干事安德鲁·赫德曼(Andrew Herdman)表示,很难同时为其下所有运营航空公司,安排这型号航机重新认证和重新投入服务。

在后勤的层面来说,即使在软件修改和经修订的培训规例获得批准,为世界各地多家航空公司实施这些更改,然后让数百架飞机重新投入服务也是一个难题。此外,航空公司还必须向旅客说服MAX的安全性。

除了这些复杂的问题之外,亚太区内目前仍要加快建设更多航空基础设施的步伐,以及改善区内航空交通管理系统的全面整合,尤其是预计到2038年,区内每年的旅客量将会增至80亿人次。

业内还有另一个令亚太区航空公司关注的挑战。尽管业界在减少空中运输所产生温室效应方面取得显著的成绩,但这讯息还没有触及问题的核心,这就是航空旅客。

最新一波呼吁旅客停止飞行的欧洲气候变化运动,似乎不太可能在非常依赖航空交通的亚太地区落实。

赫德曼根据国际航空碳抵消与减少计划(CORSIA)指出,航空业已具备充分的数据,但至目前为止,仍未能将这些技术和政治上的策略,转化为易于理解的讯息以引导世人的关注。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和航空运输行动组,十多年来一直努力不懈阐明航空业的目标:就是从明年开始实现碳中和,到2050年将2005年为基准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50%。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正在推出一项「减少飞行」运动,对某些欧洲国家的旅客预订机票情况已有所影响。国际航协总干事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朱纳克(Alexandre de Junaic)表示:「这是难以衡量的,我们在欧洲以外也没有什么回响,但始终会出现[在其他地区]。」压力正蔓延到我们的地区了。

包乐天(Tom Ballantyne)
副编辑及首席记者
东方航讯媒体集团

next article »

« previous article






Response(s).

SPEAK YOUR MIN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All fields are required.

* double click image to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