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st trusted source of Asia-Pacific commercial aviation news and analysis


JANUARY 2017

主要故事

盈利过山车不再?

航空公司在2015年油价垮掉后一直受惠,资产负债表上的盈利底线报得数以10亿的利润,但是,超便宜的低油价有没有掩盖了业界另一个意义重大的发展:可以持续的年度利润?

next article »

« previous article


by 包乐天 (TOM BALLANTYNE) 

January 1st 2017

Print Friendly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 (IATA) 12月表示,环球航空公司在2016年前12个月总报得356亿元利润,对全球各航空公司来说,它代表了周期的高峰点。 Read More » 协会说,今年的业绩不会那么骄人,但将仍能保持在盈利区间,航空公司在2017年将有一个“软着陆”,预计全球航空公司的总盈利将跌至298亿元。

在一个盈利亏损两边摆的行业,全球航空公司至今已经连续第8年累积盈利。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IATA首席经济师拜仁·皮埃斯 (Brian Pearce) 说,燃油显然是方程式中的一个重要因子,但他补充说,直到最近为止,每次全球经济崩盘,航空公司的盈利也跟着崩盘。

“很典型的是,周期踏入2000年初期时看来开始恶化,但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 (GFC) 后趋势开始改变。危机之后紧跟着一次油价飙升,这两个事件给行业带来一个震荡,”皮埃斯说。

“由那时开始我们开始看到财务健康逐渐改善的趋势,从2010年开始,全球经济表演不佳而民航界的财务表现却有所提升,结构性的改善正在发生,过去18个月油价下跌并不是唯一的故事。”

IATA说,在一个全球以百计的航空公司的行业里,很明显某些航空公司会比其他盈利多,包括亚太区内的航空公司,但这一轮持续的盈利看来是行业过去几十年以来最意义重大的趋势。

IATA说,目前,航空公司在他们的投资上获得更好的回报,而他们也努力确认可以持续的防卫因素以对抗波动性强的经济环境。在正面总数字上,北美航空公司占了大多数,其中主要部分得到比资本成本高的回报。亚太区及欧洲某些航空公司亦报得高回报,但在盈利那一面上这2个地区就有好有坏。亚太区航空公司的盈利预计在2017年会下跌13.7%,至63亿元。

分析师说,有广泛的证据显示航空公司正在烫平财务表现上的飙升和遽跌情况。泰航、加鲁达印尼航空、日航、马航、澳洲航空,及最近国泰都在飞机技术及回应乘客需求上取得跃进。

皮埃斯说,航空公司结构性改变的最明显证据是负载率与收支平衡负载率 (break even load factors) 两者之间的差距,后者是投入资金回报 (ROIC) 的主要驱动因素。在2008年,所取得的负载率与收支平衡点之间的差距只是边际性的1%到2%,他说。

今天,收支平衡负载率约为62%,而航空公司取得的负载率约为67%。“很清楚,2015年飞机燃油价下跌把收支平衡负载水平推低了很多,从而把投入资金回报拉高了,”皮埃斯说。

“同样地,两个数字之间的差距在燃油成本下跌几年前就出现了,因此,航空公司的盈利改善不仅仅是低油价。行业在2008年油价飙升及全球金融危机后改变了,资产利用或负载率大幅升高,后者是行业整固、机队退役及行为改变的结果。”

“我们见到,差距随着航空公司专注于更有效率地利用它们的产能及资产而扩大,”他说。

他说,第2个明显显示结构性改变以至盈利及投入资金回报提高的迹象,是经营利润率及收入与投资资本之间的比例 (资本生产率)。

“经营利润率在过去3年一直攀升,而现在油价预期会下降,但投入资本改善趋势的一个重要的成分,是自2009年以来航空公司从每一块投入资本中所赚到的收入,”皮埃斯说。

“全球金融危机后,飞机上的座位密集化是个明显迹象,但更重要的是附属服务的增加。IATA在新分销能力 (NDC) 上的努力是个关键的起动标准,令航空公司扩大它们的收入流,这是个趋势改进,即使低油价不再,这趋势仍会持续。”

上年,布兰特原油平均每桶44.6元,IATA预测,油价在2017年将升至55元,把飞机燃油价从2016年每桶52.1元推高至2017年每桶64.9元。1月中,飞机燃油价每桶66.30元。

今年,燃油预算将占业界成本18.7%,大幅低于最近2012-2013年的33.2%。如果没有套期对冲,升高的燃油价会为航空公司带来额外250亿元成本,但是,IATA预料航空公司2017年的盈利只会下跌50亿元。

“当然燃油价是重要的,”皮埃斯说:“我们最近看到石油出口国组织(OPEC)同意减产后,油价急剧飙升了。”

“你能看到OPEC生产国的剩余产能破纪录地低,市场在迫近一个情况,就是石油投资过低,而这会在未来造成供应不足。那为什么没再升高一点呢?因为基本上市场已经供应过多,即使是现在还是到处是石油,破纪录地高。”

专门为企业客户提供长程金融市场预测的经济预测局 (EFA) 相信,原油价格在年末将徘徊在59元到62元区间,2018年在65元到75元区间。

对航空公司来说,它们的燃油账单提高了,航空公司所做的套期对冲安排将发挥作用,决定哪家工公司成功管控成本的增加。

上月,欧洲和中国的交易商从北海和阿塞拜疆运送了破纪录2.2千万桶原油往亚洲,弥补OPEC减产做成的供应链上的缺口。

路透社贸易流量数据显示,超过1.1千万桶北海Forties原油已交付或正被送往亚洲,在那里,已经储存了破纪录1.1千万桶阿塞拜疆的阿泽里原油。

因为有了这个北海油与亚洲之间的套利交易,可以把北海油卖给亚洲赚取差价,商品商Vitol、Mercuria、欧洲的皇家荷兰壳牌及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 (Unipec) 租用了7个超级油轮把欧洲原油交付给中国及南韩。一位高级交易商说:“亚洲需要石油,欧洲有,OPEC减产,油价升高,把欧洲油送往亚洲有利可图。”

石油和结构性的转变以外,未来的12个月产能扩张速度预期会从2016年的6.2%放慢到5.6%。产能增长将继续比需求快,后者将把全球乘客负载率从上年的80.2%拉低到79.8%。

无论如何,业界收入预期将稍微上升到494亿元,这个数字比2010-2014期的年度收入低很多。

IATA说,交易环境仍然是挑战性的,但连结性继续会创新纪录。这个全球性的协会预测,今年环球各个航空公司的客运量将接近40亿名乘客,而2016年的数字是37.7亿名;货运量将达5.57千万公吨 (2016年5.39千万公吨)。

全球GDP中有1%即7690亿元用于空中运输,展望2017年,重点是创造更多价值,这不仅对投资者,由于很大增长来自城市之间的空中接驳,对消费者来说也一样。

2016年,航空公司连接了约700对新城市,把城市对的连接提高到18000以上。

IATA说,这些结构性改变对航空公司的盈利能力做成重大分别,但是航空公司不能因此怠慢,失去动力停止作出不断改变。以实质算,票价在2016年跌12%,预期今年将再下跌。2017年打在航空公司头上,影响到它们总体成本的还有不同税费,这将达到1200亿元。

石油市场不安情绪持续
伊拉克石油部长贾伯·阿里·阿鲁艾比 (Jabar Ali al-Luaibi) 上月在阿布打比大西洋委员会全球能源论坛致辞时说,伊拉克想油价大约为65元一桶。在同一个聚会上,沙特阿拉伯能源部长卡里·阿法利 (Khalid al-Falih) 说他的国家已经把石油生产减至2年来最低。
沙特阿拉伯是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国,也是带领OPEC努力消除环球石油供应过多油价的以令油价站稳的主要力量。它的出口已经降至每天少于1千万桶,比起最近OPEC与非-OPEC产油国达成协议的减产水平还要低。上一次这样的生产量在2015年2月,当时利雅德大幅增产石油,企图打垮美国的石岩油产商,过程中沙特主导令油价长时间大跌。
法里说:“市场正逐渐步向再平衡,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最近OPEC在内部和外部所取得的协议,将加快重新取得平衡的步伐。我有信心这些协议将为全球市场带来稳定。”
他补充:“管理价格不是我们的事情,这个我们让市场来决定,让它来决定价格。我们希望市场能没那么波动,但今天的现实是,市场仍然紧张不安。

 

next article »

« previous article






Response(s).

SPEAK YOUR MIN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All fields are required.

* double click image to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