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st trusted source of Asia-Pacific commercial aviation news and analysis


JULY 2017

封面故事

成就耀目的管理决策人

远在他被委任为全日空航空公司总裁及首席执行官前,平子裕志 (Yuji Hirako) 已被视为该公司的未来领袖。平子裕志在公司服务36年,全日空业务今天的各个领域都见到他的策略手笔。

next article »

« previous article


by 杰弗里·图德 (GEOFFREY TUDOR) 在东京的报导  

July 1st 2017

Print Friendly

平子裕志看起来比他实际年龄年轻,他操流利英语,在公司寻求巩固它在日本民航界领导地位之际被委任为全日空航空的最高领导人。在过去几年,日本航空每况愈下,在此同时,全日空摆脱它永远屈居次位的日本国际航空公司形象,迅速超越它的长期竞争对手。 Read More »

2015年,在日航向政府寻求援助以保持运营的5年后,全日空成为日本最大的国际乘客航空公司。这可不是个容易的成就,要知道全日空在1986年3月才开始定期国际航线 (东京至关岛),而日航在1954年3月已启办首条外国航线 (东京至三藩市),整整是32年前。

'我最大的任务是解决我们在机场及航班营运上的缺点。务求令全日空发挥得更具弹性。'
平子裕志
全日空航空公司总裁及首席执行官

全日空的发展宏愿清楚地显示在它的国际航线扩张上:由5年前29个目的地增长至今年5月43个城市。国际航班由从每星期966班增至1,334班,除旗下廉航乐桃航空及香草航空外,全部均为全日空集团的航班。

平子毕业于有名的东京大学,就读经济学系,在全日空集团开始实施至2020年的中期规划之际执掌公司。在公司未来策略的制定中,他被视为主要的贡献人,肩负了集团的重大期望。在最近的财政年度里,集团公告在截至3月31日为止的12个月期间,集团取得创纪录运营收入1,455亿日元 (13亿美元)。

平子在上月和东方航讯的访谈中说:“我们也发展了双枢纽模式,在东京羽田机场提升国内到国际航班的连接,及在成田机场改进国际航班转乘。”

全日空集团的财年营收目标是2千亿日元,平子打算透过公司核心业务中的国际航线及保持国内市场分额来提高盈利,从而达标。他也打算重组公司的国际货运网络以增加它的收入。

全日空将受惠于其廉航业务的表现,后者的业绩预料将比2015年增多接近10倍,比上年1月预测的增长数字高3倍。

要取得这个成就,全日空把它的前廉航子公司乐桃航空及全资拥有的廉航子公司香草航空并入全方位服务航空公司全日空的报表中。以关西为基地的乐桃航空是日本首家廉航公司,在2012年3月启业,也是日本首家取得盈利的廉航。

日本廉航市场仍具增长空间,全日空旗下的乐桃航空及香草航空是独立品牌,所提供的服务与其全方位服务母公司迥异,帮助全日空开发之前未触及的国内需求,并为入境国际乘客提供低廉的选择,好让他们旅游日本各地。

平子出席全日空在羽田机场运营中心的每周检讨会,会上审阅来自公司网络中所有机场的报告。他说:“检讨会开得很早,会后我必定巡视公司在客运大楼中的各业务地点,实地视察运营情况。”

平子说,全日空另一个要面对的是朝鲜对北亚的威胁,和川普跨太平洋航班电子物品禁令的负面影响。另一个是这位美国总统威胁要中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NAFTA)。如果美国真的退出,日本公司将被迫撤出墨西哥,这将扼杀全日空东京到墨西哥市航线的需求,后者才刚刚在今年2月15日启航。

到目前为止,没有日本公司据闻撤出墨西哥,但有报道说,有一家公司取消了原本在墨西哥投资的决定。

全日空亦密切注视东京市内羽田机场的情况,后者将在2020年东京奥运及残云会前增加39,000个额外年度日间国际升降时段,这些升降时段的分配是一个重大关注点。

继最近入境旅客飙升后,日本政府把2020年抵日旅客预测提高一倍至4千万名。为应付这些旅客,政府计划对羽田机场2号客运大楼 (T2) 进行重大翻新。到目前为止,该客运楼主要服务全日空国内班机及其附属航空公司。

一些国内网络上的改进可能受付货延迟影响 —— 这是三菱区域喷射机 (MRJ) 第5次延迟付货了。全日空控股是该机的启航顾客,目前已订购了25架这种日本本土制造的飞机。

“我们也是B787长期延迟付货的启航顾客,我们对延迟付货很有经验了,”平子以一种睿智的态度说。“我们将租赁4架B737-800机来应对运力短缺的情况。三菱向我们确保2020年付货,我们期望运营三菱的MRJ机,受惠于它更高的经济性能。与此同时,我们会处理好相关情况。”

2019年3月,全日空打算在东京到火奴鲁鲁引入A380机。平子说:“该航线可解决我们飞行常客兑换里程的问题。很多差旅顾客想把他们的里程兑换在夏威夷航线上,大型机的引入提供急需的运力,可纾解顾客订不到座位的困扰情况,以后里程优惠更容易取得座位,这样我们可成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平子需面对的另一个“头痛”是预期大约2,030名驾驶舱员的短缺,这是随着一浪接一浪的机师退休潮而会发生的问题。他说:“在日本,我们预计会从自卫队空军及民航学院得到一些机师。我们自己也有内部培训计划,我们也可从国外招募机师。”

然后还有日本航空,其主席一度形容它是“全日空的大哥”。日航现在已经改革、划一及瘦身,其复苏及免于破产是因为得到政府担保的资金的援助、税项宽免;不过它被禁在破产保护期间开启新航线或投资新业务。

全日空已大力游说政府,争取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以抵消它声言的对手所获得的“庞大财政支援。”对日航的限制已在今年3月终止,但对全日空来说,它还没有看到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

时刻察觉竞争对手的存在
“很明显,我们对日航下一个中期计划很感兴趣。对日航,我们只想一个平等基础上进行的竞争,而不是在一个扭曲的环境里。日航有庞大现金盈余,后者给他们额外的财政能力,所以,我们必须时刻拭目以待。当然,我们也有其他竞争者,因此,我们也必须实行必需要做的,以维持我们的竞争力。”

 

next article »

« previous article






Response(s).

SPEAK YOUR MIN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All fields are required.

* double click image to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