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st trusted source of Asia-Pacific commercial aviation news and analysis


JULY 2018

封面故事

国泰航空脱胎换骨,踏入收获期

国泰航空一直是亚太区里唯一坚持不经营廉航附属公司的全方位服务航空公司。目前,一股廉航潮流 ── 最近的统计大概有20家 ── 进驻香港运营,就是,在国泰的大本营。在这点上,国泰正改变它的立场吗?可能是,也可能不是。首席记者包乐天(Tom Ballantyne)的报导。

next article »

« previous article


 

July 1st 2018

Print Friendly

在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上月在悉尼举行的周年大会上,当国泰航空行政总裁何杲(Rupert Hogg)被问到这家以香港为总部的航空公司会否开办廉航(LCC)公司的时候,唯一所能肯定的,是他没有说国泰会这样做。 Read More »

反过来说,他也没说国泰不会这样做。如果国泰这样做,那将会与这家航空公司以往坚持的立场大相径庭。“我们是睁大眼睛看着所有这些廉航模式,看他们怎样运营。我们可以从这些情况汲取教训,如果有什么教训可言。如果、及当我们到了某个点,可以就这情况落实一个决定,并且认为这个决定是正确的,那我们就会这样做,”何杲在IATA一个小组讨论上说。

'我们把我们从头到尾重组了一次。我们利用这次机会把香港的业务瘦身。就在说话这一刻,我们正在本区内进行重组。与此同时,我们着意要继续增长,我们看到巨大的商机。'
何杲
国泰航空行政总裁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何杲说。国泰在2024-25年前根本不会考虑在它的运营里增设一家廉航公司,在那年第3跑道按预期将在香港国际机场投入运营。何杲说,在那年之前,在上年处理乘客量达7.3千万名的香港机场处于饱和状态,根本没有空间增加航班。

何杲在继IATA周年大会后召开的亚太航空中心(CAPA)首席执行官会议上说,廉航事项是个值得辩论的议题,但把它说成是高端航空公司和廉航公司的分别,却是个“虚假选择,”因为在这两者之间有很多混合模式。

“我第1点想指出的,是我们在香港与上百家航空公司竞争。这里的每个人都看到,航空界的枢纽一直在移向亚洲。在20对最大的对飞城市中,6对在香港落地。我们面对很多竞争,一些航线有4或5家航空公司经营,”他说。

“我们必须和每一种定位、每个与我们争夺业务的营业模式竞争,我们也正在和他们竞争。第2点是,如果你看看最纯粹的廉航模式,即瑞安航空,在亚洲,这模式有很多元素稍有不同。在[亚洲],巨大流量集中在这些对飞城市中,同时,它们没有很多次级目的地。很少航空公司能在没有竞争的航线上经营的,与欧洲的情况不同。”

“另一点我想说的,是很多在这些地区性部门的运力是广体机。普遍来说,在欧洲和其他市场,通常是单一飞机模式对单一飞机模式,而这些飞机往往是单走道客机,所以,不能作相类的比较。但我们还是以蛮有兴趣的目光注视这个模式。对这个模式,我们没有抱着自大或自满的态度。

与此同时,国泰于2017年公告1.61亿元净亏损后已经开始复苏。2017年的亏损是之前1年的一倍,这是国泰过去71年来首次连续2年亏损。

国泰在该年下半年录得盈利,大出分析师意料之外,全年亏损亦比预期少得多。在悉尼,何杲说,上升的燃油价和全球贸易战不影响国泰2019年取得盈利的计划。“我不会对公司的未来作出预测,但我们的目标维持不变。到目前为止,我们正朝既定目标迈进,”他说。

到截稿时间为止,该航空公司集团公告中期净亏损2.63亿港元(33.93百万美元),相对2017年同期2.050港元的亏损。“我们航空公司的运营环境仍然具挑战性,”国泰航空主席史乐山在8月8日业绩公告会上说。

“在3年期的改造计划上我们已经走了一半。这个计划目的是业务瘦身,令它更灵活,成为一个更强的竞争者。计划如期进行中。虽然油价涨了,比起2017年上半年,2018年同期表现却好多了。”

改造计划包括汰减员工600名、消除冗余文书工作职位,及创设与未来数字时代有关的部门。

何杲说:“我们不仅把自己重组,我们还花了很多时间建立我叫作数字基础设施,帮助我们了解顾客、运营及其中原理。

“我们已踏入改造计划的第2个阶段。在这阶段,我们审视业务运营方法及端到端流程,就是工作流程,以及判断在哪儿可以引入新技术,在生产力上造成改变。”

他说,推动改造计划的动力来自竞争加剧。“虽说市场增长很快,但是运力增长比市场需求增长更快,最终来说,这意味着由于乘客方面的情况,我们出现了负营收增长,及其后上年的业绩,这样连续3年。”

“也是这个理由,营收变得非常重要。但是,我们也审视了我们的业务结构、决策流程,确保我们清楚知道正确责任所在,及谁需对什么负责。

改造计划有3个主要目标:寻求新业务收入及新市场、全面了解顾客,及找出如何有成果地经营业务的方法。

何杲说:“我们很幸运,香港有非常好的地理位置,凭着拥有目前技术的飞机,我们可以不停站直飞北美洲的东西两岸及整个欧洲。如果有需要,我们可以把人们送往西南太平洋及东南亚。”

“我们一向想保持一个平衡网络,所以我们尝试在中国所有各个市场都有增长。而且,我们得到中国所提供的机会。有时候,当你谈到中国,它幅员广大的领域,你可以不再理会北亚和东南亚的经济发展,但我们亦非常适合为这些市场提高服务。”

何杲相信商务差旅会保持强劲的数字。“香港是个很大的国际枢纽,亚洲最大及环球第3大。金融一向是香港经济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如果不是有那么多商务差旅,我们不会每天5班航机飞往纽约,或每天6班飞往伦敦,我们也不会获得那样的收益组合。这点到现在仍没有改变,”他说。

国泰瞄准大陆千禧代市场
“仅仅在中国,今年国际旅游的数字预料是1.5亿人。这是个很大很大的数字。上年是1.35亿人,”国泰航空行政总裁何杲上月说。
“中国不是个单一同质市场。放眼千禧代市场,就是80年代和90年代出生中国的一代,按这个定义它有4亿人之多,占海外市场60%。而这个市场改变很快,尤其在大城市中心如北京、上海和广州。一级和二级城市及交通运输的性质也改变得很快。
“旅游形态正迅速地从团体旅游转为个人游,人们寻求的是个人体验,因此,商机是巨大的,不论是从量或规模上来说。80%入境澳洲的乘客是个人游游客,对我们这显然是个巨大商机。我们有国泰航空和国泰港龙航空,两家加起来,我们来往中国23个点,每星期400班航次。因此,我们处在很好的位置去服务这个市场。”

 

next article »

« previous article






Response(s).

SPEAK YOUR MIN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All fields are required.

* double click image to change